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首页 /图片 / 正文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71期:翟永明《在古代》

2019-09-1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9

小编按:翟永明这首寻找古代精神源头的怀旧返乡诗,试图给我们医治诗歌创作上狂躁的“现代”病,不禁让人想起木心先生那首《从前慢》。在古代 翟永明在古代,我只能这样。给你写信,并不知道,我们下一次,会在哪里 ...


小编按:翟永明这首寻找古代精神源头的怀旧返乡诗,试图给我们医治诗歌创作上狂躁的“现代”病,不禁让人想起木心先生那首《从前慢》。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71期:翟永明《在古代》

在古代


翟永明

在古代,我只能这样。

给你写信,并不知道,

我们下一次,

会在哪里见面。

-

现在,我往你的邮箱,

灌满了群星,

它们都是五笔字形。

它们站起来,为你奔跑。

它们停泊在天上的某处,

我并不关心。

-

在古代,青山严格地存在,

当绿水醉倒在他的脚下,

我们只不过抱一抱拳,彼此

就知道后会有期。

-

现在,你在天上飞来飞去,

群星满天跑。

碰到你,就象碰到疼处,

它们象无数的补丁,去堵截

一个蓝色屏幕。

它们并不歇斯底里。

-

在古代,人们要写多少首诗?

才能变成崂山道士,穿过墙

穿过空气,

再穿过一杯竹叶青,

抓住你。

更多的时候,

他们头破血流,倒地不起。

-

现在,你正拨一个手机号码。

它发送上万种味道,

它灌入了某个人的体香,

当某个部位颤抖,全世界都颤抖

-

在古代,我们并不这样。

我们只是并肩策马,走几十里地,

当耳环叮当作响,你微微一笑。

低头间,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。


林枫赏析

偶然在网上读到川籍著名女诗人翟永明的新诗《在古代》,不禁为之倾倒!

读完此诗,我顿生一种酷夏季节,饮入一杯冰水,通体彻凉、舒泰的感觉;又有一种在瞬间离开现代文明社会的喧嚣躁动,穿越进入古代,和古人在“绿水醉倒”的“青山”间,“抱拳”相会;“并肩策马,走几十里地”“当耳环叮当作响,你微微一笑。/低头间,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。”然后互道“后会有期”!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71期:翟永明《在古代》

在古代,由于交通闭塞,通信落后。相隔千里的亲友只能靠“鱼雁传书”——写信;而且,“并不知道,/我们下一次,/会在哪里见面。”去年的一滴相思泪,有可能今年才会到达收信人的手中。最困难的时候,甚至于不知道“要写多少首诗?/才能变成崂山道士,穿过墙/穿过空气,/再穿过一杯竹叶青,”才能“抓住你”;“更多的时候,/他们头破血流,倒地不起。”

现在呢?有电脑、手机,可以发邮件,写短信或直接用手机拨号联系。那些“五笔字型”符号会在“蓝色屏幕”上,忠诚的“站起来,为你奔跑。”“在天上飞来飞去,/群星满天跑。”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,为你传递信息。这些文字信息,还具有“发送上万种味道,/它灌入了某个人的体香,/当某个部位颤抖,全世界都颤抖”——令你激动的功能!更多的时候,这些冰冷的字符会像“停泊在天上的某处,/我并不关心。”它们“碰到你,就象碰到疼处,/它们象无数的补丁,去堵截/一个蓝色屏幕。/它们并不歇斯底里。”

在这里,无论是古代信息传递方面的优雅多情和困难尴尬,还是现代科技的方便迅捷和冰冷无味的功利性,在诗人的笔下得到形象、幽默和冷静地表达。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71期:翟永明《在古代》

在诗的艺术结构上,整首诗七段,四段写“古代”,三段写“现在”。每隔一段都是用“在古代”和“现在”起头,今古对比清晰,像一组组的对比强烈的蒙太奇镜头,起到很好的艺术效果。同样,在语言的节奏和诗的意境上,“古代”段,优雅舒缓明澈;“现在”段意象纷乱跳跃浮躁,形成情趣盎然,耐人寻味的鲜明对比。

这样的艺术手法相当不容易控制,而翟永明却做到了!

于是,我们从中发现一个悖论:古代,虽然交通通信落后,但古人的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在经历千山万水的时空考验后,那情,更像一杯陈年老酒,香醇浓郁!而在科技文明发达的今天,人与人之间,即便相隔天涯海角,一封电邮,一个短信和一通电话,即可联系。网络使世界变小,人际距离仿佛近如咫尺,而心灵情感却淡薄,甚至于虚伪。

有论者说:诗歌有可能是慢的艺术。世界充满悖论,最近的路有时恰恰是最远的路,而最远的路却可能最快抵达目的地。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71期:翟永明《在古代》

现代科技文明给我们每个人带来的都是快,“快”是现代的特征。

因此,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:翟永明这首寻找古代精神源头的怀旧返乡诗,试图给我们医治诗歌创作上狂躁的“现代”病。

宏灯诗话推出“过目难忘诗歌”系列。受本人视野及阅读面的影响,推出的作品不一定全面,欢迎大家提出指导意见并关注宏灯诗话,与您共享头条文化生活。

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期:非马《罗湖车站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期:北岛《生活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期:顾城《一代人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期: 孔孚《大漠落日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期:徐志摩《沙扬娜拉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期: 卞之琳 《断章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7期: 余光中《乡愁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8期:海子《活在这珍贵的人间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9期:洛夫《爱的辩证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0期:张枣《镜中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1期:食指《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2期:汪国真《热爱生命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3期:艾青《我爱这土地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4期:大解《百年之后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5期:昌耀《斯人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6期:田间《假如我们不去打仗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7期:西娃《画面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8期:郑小琼《黄麻岭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19期:木心《从前慢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0期:余秀华《我爱你》

诗歌周刊 | 一个人喧嚣多久,才能打造一座自己的寺院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1期:东荡子《朋友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2期:纪弦《你的名字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3期:扎西拉姆·多多《见与不见》
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4期:席慕容《青春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5期:汤养宗《光阴谣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6期:周瑟瑟《性本爱丘山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7期:谢湘南《呼吸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8期:刘大程《我要回家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29期:张二棍《黄石匠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0期:刘年《春风辞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1期:丁可《母亲的专列》
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2期:方舟《机器的乡愁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3期:李元胜《我想和你虚度时光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4期:臧海英《西行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5期:杨键《暮晚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6期:沉河《自由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7期:潘维《我喜欢一个女孩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8期:雷平阳 《亲人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39期:于坚 《在漫长的旅途中……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0期:冯唐 《春》


诗歌周刊 | 天亮了,我们一起回家(那些经典爱情小诗)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1期:西川 《一个人老了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2期:王小妮《月光白得很》
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3期:戴畅《你还在我身旁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4期:黄灿然《慈悲经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5期:李南《小小炊烟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6期:江一郎《老了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7期:尹宏灯《废墟里的阳光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8期:舒婷《神女峰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49期:娜夜《起风了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0期:朵渔《高原上》
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1期:冯至《蛇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2期:韩东《有关大雁塔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3期:郑愁予《错误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4期:王海桑《爷爷是个老头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5期:夏南《不急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6期:童玲女《野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7期:罗俊鹏《等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8期:黛妹《一碗油盐饭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59期:戴望舒《烦忧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0期:李少君《傍晚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1期:车延高《一瓣荷花》
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2期:赵丽华《流言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3期:青小衣《余晖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4期:唐以洪《墙头上的草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5期:臧克家《有的人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6期:张绍民《从前的灯光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7期:林徽因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》
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8期:杨克《人民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69期:张执浩《高原上的野花》

过目难忘诗歌 | 第70期:臧棣《观看鸟巢如何搭起》

0人已打赏

0条评论 79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,请先登录注册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

最新评论

©2001-2018 玖零资讯. http://www.90yue.com/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!X3.3公安网备